理性認識中小企業及其小額週轉難問題

來源: 週轉    發佈時間:2009/8/21 下午 03:53:04   返回  打印
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是一個世界性難題,也是一個容易引起歧見的命題。造成我國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中小企業自身方面的原因,也有金融體係不健全,政策支持不到位等方面的原因。
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是一個世界性難題,也是一個容易引起歧見的命題。造成我國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中小企業自身方面的原因,也有金融體係不健全,政策支持不到位等方面的原因。對於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這個問題,我們既不能漠視,也不能高估,在觀念上應理性認識,在政策支持上應保持適度。

2008年以來,隨著全球經濟危機影響的不斷擴展,我國中小企業尤其是沿海地區那些出口導向型勞動密集型的中小企業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經營風險顯著放大,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問題再一次凸顯出來。而且,這個微觀問題和市場問題似乎已經上升為宏觀和政治問題。為解決這個問題,有些政府部門和監管當局開始運用行政手段要求商業銀行向中小企業全面放開貸款業務。筆者認為,作為一個世界性難題,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本質上屬於一個市場問題、經濟問題,必須依靠經濟手段和市場力量來解決。鑑於這個問題的複雜性,需要政府、金融監管當局、商業銀行和社會有關部門從體制、政策和機制等方面進行全方位的努力。

如何認識中小企業的性質

由於經濟體制、企業的產權性質和歷史等方面的原因,我國的中小企業小額週轉問題,長期以來一直沒有得到很好解決。儘管各級政府和金融監管當局出台了許多扶持政策,商業銀行也在組織體系、經營機制、小額週轉方式等方面進行了多層面的改革和創新,但中小企業小額週轉問題的解決收效甚微。原因何在?見仁見智。但是,一個關鍵且經常被忽略的原因是,我們對中小企業性質的認識存在著誤區。

1、我國對中小企業的界定標準過於寬泛。中小企業是一個動態的相對概念,在不同國家、不同經濟發展階段和不同行業,對其界定的標準是不盡相同的。理論上,可以從質和量兩個方面來界定中小企業。前者主要是從企業組織形式、小額週轉方式以及所處行業地位等方面進行界定;後者則是通過僱員數量、實收資本、資產總值等數量指標進行界定。整體看,大多數國家是從量的維度來定義中小企業。以製造業為例,《美國小企業法》對中小企業的界定標準為僱員人數不超過500人;歐盟規定250人以下,且年產值不超過4000萬埃居;日本則是300人以下或資本額3億日元以下。我國對中小企業的界定,依據的是2003年國家經貿委、國家計委、財政部、國家統計局研究制訂的《中小企業標準暫行規定》。就工業而言,中小型企業須符合以下條件:職工人數2000人以下,或銷售額30000萬元以下,或資產總額40000萬元以下。由此可見,我國定義的中小企業標準要比發達國家寬泛得多,國內的一些中型企業在世界範圍內要被視為大型企業了。從這個角度,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問題在我國被顯著擴大化了;另一方面,支持中小企業的一些優惠政策多數被那些所謂的中等企業享受了,而真正的中小企業則沒有得到政策的優惠。

2、中小企業的存活率較低,貸款扶持作用不能高估。相對於大企業,中小企業的存活率是比較低的。從美國的情況看,儘管美國對中小企業有一系列扶持政策支持,但其存活率5年以上的佔32%,8年以上的佔19%,10年以上的只有13%。即是說,大約有40%的中小企業在嬰儿期就夭折了。商業銀行作為一個經營貨幣信用的高風險企業,其理性的貸款選擇必然定位於存活率高的企業,一般是那些存活超過10年以上的企業,對於存活率低於5年的企業,商業銀行必須迴避,否則,就會導致信貸風險,對股東,對存款人、對社會都是不負責任的。對於存活率低於5年的企業,其小額週轉只能依靠創業者的自有資金或依靠資本市場通過創業投資、天使投資來解決。從這一角度,並不是所有的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需求都應該由銀行來滿足。

3、中小企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存在較大差異。在世界各國經濟發展中,中小企業對於經濟增長、技術進步和大企業發展都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從我國的情況看,目前中小企業佔全部註冊企業總數的99%,其工業總產值、銷售收入、實現利稅分別佔總量的60%、57%和40%;提供的就業機會大約75%;在出口總額的佔比約為60%。這表明,中小企業是拉動中國經濟的重要增長點,是緩解就業壓力、實現科技進步社會穩定的基礎力量。需要注意的是,從經濟增長的貢獻角度,中小企業這個術語反映了對“企業家”涵義的一種根本性的認識混亂。中小企業可以劃分為“複製型企業”和“創新型企業”,兩者對長期經濟增長的貢獻存在天壤之別。 “複製型企業”在解決就業,創造產值等方面具有一定貢獻,對那些從事這類活動的人可以帶來財務回報,但對長期經濟增長的貢獻是比較小的。真正對一國經濟增長具有絕對意義的是那些“創業型企業”。筆者認為,只有通過創新型企業的活動,那些包含著某種新產品或新服務,或是生產產品或提供服務的新方法的商業活動,社會才能將其技術推向前進,並因此提高人們的生活水平,推動經濟增長。由於金小額週轉源的稀缺性,金融部門的支持更多地應當向創新型企業傾斜,而不應過多向“複製型企業”傾斜。目前,我國大多中小企業屬於“複製型企業”,它們利用我國勞動成本低的比較優勢,在傳統製造業領域和商業領域重複製造那些技術含量低的產品和服務,使我國成為只能為發達國家提供初級產品的“世界工廠”,既阻礙了我國的產業升級,也影響到經濟結構的調整和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從這一角度,減少對那些“複製型企業”的金融支持,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4、中小企業不等於民營企業。長期以來,人們對中小企業的認識在觀念上有一個誤區,即中小企業就是民營企業。商業銀行在貸款對象選擇方面,也始終有一個難以破除的所有製情結。這一情結的具體表現就是給國有企業貸款沒有風險,即使貸款將來出現了風險,責任也不會很大。而對民營企業貸款,一旦將來貸款收不回來,其中的原因就難以說清楚,個人承擔的風險就會很大。因此,在同等情況下,商業銀行更願意對國有企業貸款。其實,在我國現有的中小企業群體中,投資主體和所有製結構是多元化的。作為我國市場化經濟體制改革的產物,目前民營企業的確佔中小企業的主體,但國有中小企業依然處於重要地位。以工業企業為例,目前在獨立核算的中小工業企業中,國有企業的戶數、資產總額和工業總產值約佔總數的14.85%、38.5%和22.8%,國有中小企業改革與發展的任務非常艱鉅。所以,加強對中小企業的小額週轉支持,也是國有企業深化改革的內在要求。

如何看待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

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是一個世界性難題,也是一個容易引起歧見的命題。造成我國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中小企業自身方面的原因,也有金融體係不健全,政策支持不到位等方面的原因。對於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這個問題,我們既不能漠視,也不能高估,在觀念上應理性認識,在政策支持上應保持適度。

1、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是一個偽命題。首先,中小企業的小額週轉渠道是多樣化的,既包括間接小額週轉(銀行貸款),也包括直接小額週轉(產業投資、天使投資、股票小額週轉等),所以,不能將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簡單地理解為貸款難。其次,即使從銀行貸款方面看,商業銀行對中小企業的貸款支持實際上是比較大的。據銀監會統計,截至 2009年6月末,中小企業人民幣貸款餘額為13.7萬億元,佔全部企業貸款的比重為54.3%。第三,現實中並不是所有中小企業都貸款難。真正貸款難的是那些成立不久、規模較小、管理不規範的企業;或是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與競爭力的勞動密集型企業;或是產品市場不穩定或沒有市場的企業;或是那些產品將要退市的夕陽產業。這些中小企業既不符合銀行貸款的條件,也不符合證券市場小額週轉的基本要求,因而,小額週轉難是必然的。但是,這部分中小企業的數量龐大,對小額週轉困難的呼聲最高。因而,往往容易使人們產生中小企業小額週轉普遍很難的錯覺。

2、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根源於我國現有的金融體制不完善。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從根本上源於我國銀行系統之外的金融服務非常欠缺。一般而言,企業小額週轉方式有內源小額週轉(企業保留盈餘)和外源小額週轉(股權性小額週轉、債權性小額週轉、項目小額週轉、政府基金等方式)兩種渠道。根據企業生命週期理論,中小企業的最佳小額週轉順序是:在初創期,以內源小額週轉為主;成長期和成熟期,以外源主動性銀行小額週轉為主;成熟期到衰退期之前,以內源權益性小額週轉為主,銀行小額週轉退出;進入衰退期,則以外源被動性債務小額週轉為主。但是,在整個生命週期中,我國中小企業始終存在著對銀行貸款的過度依賴,沒有充分考慮到利用證券市場進行直接小額週轉,也不注意使用創業投資、天使投資等小額週轉方式。而且,從國內現有的商業銀行體系看,現行商業銀行體系的主體架構並非針對中小企業而設計,大多數商業銀行的信貸風險評估和成本收益模式並不適應中小企業的特點,因此,僅僅依靠現有的商業銀行體係不可能解決中小企業的小額週轉問題。多年來,儘管政府、金融監管部門、各類金融機構都進行了若干積極嘗試,但大多數措施和辦法都根植於現有的銀行體系,因此,問題的解決收效甚微。

3、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不是商業銀行“嫌貧愛富”造成的。關於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目前大多數人將板子打到銀行身上,認為商業銀行在貸款方面“嫌貧愛富”,喜歡傍大款,對中小企業重視不夠。其實,這種觀點是錯誤的。首先,對商業銀行來說,“嫌貧愛富”是商業銀行必須恪守的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規則。銀行業屬於高風險行業,商業銀行生存與發展的基本前提是在有效控制風險的前提下,追求利潤的最大化。儘管商業銀行作為一個社會人,也要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但它必須首先要控制好風險並實現盈利。大企業的抗風險能力強、財務體系健全、信息透明度相對較高,因此,商業銀行追逐大企業是理性經濟人的本質要求。商業銀行對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重視不夠,是因為中小企業的抗風險能力弱、信息不透明、財務體係不健全、內控機制不完善。資料顯示,截至2008年末,我國中小企業不良貸款率達到 11.6%,比銀行業整體平均不良貸款率2%高出9.6個百分點。而且,商業銀行對中小企業貸款的信貸成本和管理成本是大型企業的5-8倍,中小企業貸款利率不足以覆蓋銀行的管理成本和風險。在這種情況下,商業銀行在貸款上對中小企業有所“歧視”,再正常不過了。

4、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是一個經濟問題而不是政治問題。市場經濟是一種資源稀缺性經濟,部分企業在生產經營過程中發生資金短缺是一種常態。而且,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部分企業因資金鍊斷裂而被淘汰也是自然合理的現象,任何國家在任何時候都不可能滿足所有企業的資金需求。因此,中小企業小額週轉難就成為世界範圍的普遍現象,是市場經濟固有的一般性問題,這個問題的解決必須主要依靠市場力量。如果給中小企業小額週轉賦予過多的政治內涵,不僅會誤導金小額週轉源的配置,也會誤導社會公眾的價值判斷,甚至會誤導商業銀行的行為,增大信貸風險。
回到列表